EN [退出]
杀死比尔为什么经典>中国新闻

_希腊债务危机是欧元区盲目扩张的恶果

2017-11-19 20:36

一个国家垮掉也许很容易“连续降级+紧缩性惩罚+资本抽离”,特别是对于那些根本没有外部融资能力,又没有竞争力的国家而言,但事实上,也许正是一向被认为是样本的欧洲一体化,拖垮了希腊。

希腊退出欧元区正进入“倒计时”:欧盟贸易委员De Gucht表示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正在制定希腊离开欧元区的紧急预案。他表示,如果在一年半年,这可能产生多米诺效应。尽管欧盟公开否认,但事实上,在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内,已经在准备应对希腊离开欧元区的极端情况。

人们一直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代价相当高昂,根据摩根大通分析称,如果希腊离开欧元区,会马上产生约4000亿欧元的损失。不仅如此,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最直接受到影响的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手中持有的2400亿欧元希腊国债,德国央行的“泛欧自动实时全额快速结算”支付系统中对希腊的1300亿欧元敞口,以及欧元区银行约为250亿欧元的潜在损失。

然而对于希腊而言,留在欧元区的成本并不比退出欧元区要低。近日,在政治持续动荡的情况下,内外压力都可能会逼迫希腊离开欧元区。希腊政府和“三驾马车”之间陷入僵局,恐慌性情绪导致资本和存款外流加剧。一旦希腊新政府不能达成对“三驾马车”的紧缩承诺而选择违约或破产,那么希腊留在欧元区还有什么意义?对于欧元区来说,留一个破产和违约的希腊,无疑将导致欧元区品质更加下降,导致欧元区诸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债务风险上升。而对于希腊来说,受制于强势欧元的压制,经济丧失活力,实在是看不到经济增长的希望。那时希腊退出欧元区是必然的。

事实上,希腊危机正是欧洲一体化“大跃进”造成的恶果。为了建立一个强大的欧洲“新帝国”,欧盟自诞生以来经历过数次扩张,欧元区也由之前的6个扩展到11个,再到后来的17个,似乎已经俨然成为一个过于庞大、松散的俱乐部。在无独立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的环境下,赤字财政成为大部分欧元区国家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增发国债便成为各国倾向性选择,造成赤字和债务负担普遍超标,旨在确保欧元区财政纪律的《稳定与增长公约》实质上已经破产。

而债务持续地飙涨更是暴露出欧元区经济结构的致命性弱点:欧洲货币联盟最大的问题不仅在于分散的财政与统一货币之间的矛盾,更在于用一个货币标准把许多发展迥异的国家捆绑在一起。欧元区成员国经济与竞争力表现参差不齐,两极分化愈发明显,长期存在的严重失衡外围国家经常项目赤字与核心国经常项目盈余,也就是大量储蓄从核心国转移到外围国,造成外围国家借债过度,形成债务积累。上世纪90年代,德法等西欧国家人口结构出现老龄化趋势,实体经济逐步进入后工业化阶段,资产报酬率降低,国内需求不足,这导致了大量廉价资本源源不断地涌向希腊等南欧国家,欧元区扩张也因此持续加速。

而单一货币区的建构加剧了区内发展的不平衡。根据欧盟委员会去年欧元区报告,欧元区16国竞争力差距逐步扩大,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10年间,德国、芬兰等国家的竞争力相比其他成员国稳步提升,德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独占欧元区GDP总规模的1/3。数据显示,2002年欧元正式流通后,德国从2003年到2008年持续保持世界第一出口大国地位,而其区内贸易比例高达70%。相比之下,包括欧元区三个大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特别是希腊和葡萄牙都出现了竞争力大幅下降。一方面,希腊等国劳动力成本较低且缺乏金融资本,自然成为资本的净流入国(即债务国),严重依靠资本借贷支撑,透支消费,政府财政债务化;而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僵化和劳动力不能有效流动,各国工资很难调整,数据显示,自从1999年以来,德国工资的涨幅比南欧少了20%,自然大大提升了德国的竞争力和生产效率,并进一步巩固和拓展了欧洲的市场份额。

相比德国,大部分欧元国家的经常账户都为逆差,且在1998年至2008间出现急剧恶化:爱尔兰经常项目余额下降了6%,经常项目赤字达到5.2%;葡萄牙经常项目赤字扩大超过5个百分点,至12.1%;西班牙经常项目赤字扩大8.3%百分点,至9.5%;希腊经常项目赤字更是扩大11.6个百分点,达到14.4%的创纪录水平,丧失了经常账户融资的能力。

货币红利和货币责任不对等,“搭便车”现象突出。欧元区是由具有共同利益的若干成员国组成的货币联盟,这种货币联盟利益具有公共产品的特征,因此联盟中的每一成员都有以最小的代价谋求自身最大化利益的内在动机,这就是为什么每一成员都有“搭便车”而坐享其成并产生负外部性的倾向所在。“PIIGS五国”的货币波动性明显要高过其它几种欧元区原有货币,在欧元区成立后,他们获得了稳定的货币环境,包括较低的汇率波动、稳定的物价、低廉的融资成本和广阔的金融市场,使得希腊等国能够享受低廉借贷成本以维持经济增长,从而掩盖了其生产率低但劳动成本高等结构性问题。相关数据显示,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实际有效汇率被高估超过10%,同时低利率使其政府能够以更优惠的条件为债务融资,长期以低利率获得融资继而推升主权债务。

如今,希腊5年来丧失四分之一GDP,一度被视为淘金圣地的国家,资本开始纷纷撤离,银行业存款损失近一半,社会极度动荡。旷日持久的经济衰退,加之持续飙升的借贷成本,使得像希腊这样的重债国要达成欧盟统一设定的达到财政和改革目标越发困难。《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实际意义上已经破产,对于欧洲而言,真正的欧洲一体化更需要一个货币更坚挺但差异化更小的货币联盟。欧洲需要重建,但首先需要重建的是经济规则。

作者:张茉楠

当前文章:http://42990.szielang.cn/art/20171116/zxll2.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20:36

黑马程序员有公司要么  成都旅游公司招聘信息  脚上起水泡怎么办不痒  解放军唱喀秋莎过红场  好看的灵异小说  002203  斗牛欢乐版  乌龟死了有什么预兆  沈腾老婆王琦微博  寄生兽真人版2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希腊债务危机是欧元区盲目扩张的恶果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老虎_视频:上海客车在贵州发生翻覆事故致9死38伤